首页
>
2018-09-18 11:04
爱斯基摩人与血腥捕鲸现场
技术论坛
发表于 2018-09-18 11:04

  爱斯基摩人与血腥捕鲸现场安克雷奇到巴罗的航线并不长,但居然还不是直飞,中途会停靠一个叫Deadhorse的地方,说白了就是“死马镇”。这个镇子其实可比巴罗要滋润得多,作为阿拉斯加石油工业的重镇,有一条路况非常不稳定的公路直通这里,只不过从费尔班克斯开到这里需要14个小时之久,冬天路面结冰估计就更够呛了。飞机高度降低的时候往下面看,极地冰原在夏天退冰后形成一望无际的无数死水坑,这种独一无二的地貌被称为“北极坡”(North Slope)视线之内没有一棵树,有的只有一片死寂,而Deadhorse伴随着一座座的炼油厂以及钻台就坐落在这片毫无生机的冰原上从悬梯下了飞机,一阵凛冽的冷风吹过,好在我们穿了羽绒服,才9月中巴罗的气温就已经零度左右了,虽然其他人似乎还是穿着夏天的衣服就跑出去了。飞机上似乎除了我俩之外,国际电影人称赞中国影业发展日益多样化和国际,绝大部分人都经常来往此地,在没有任何指示牌的情况下大家都自觉走向写着Alaska Airlines的铁皮房子,原来这就是巴罗客运机场的航站楼,比起这超小型的航站楼来,我们需要横穿控制室才能到达外面这件事更让人惊诧。广播电视广告播放管理暂行办法,这里刷新了我经历过的最简陋机场纪录,无论是出发还是到达都在同一间小屋里完成,而行李提取转盘几乎就用不着转,箱子直接从窗口里扔到传送带上,没几分钟就拿到了,堪称效率超高我们提前预定了当地最正规最大,也是唯一称得上是饭店的Top of the world hotel以及酒店提供的Day tour。这间酒店这两年刚刚建好,之前的建筑在2013年烧毁了,这是部有门槛的动画电影乐高蝙蝠侠大电影影评。因此停业了一年时间。说到住这间酒店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后来我也怀疑过,不过作为第一次造访这个地方,应该说是个保险的选择,而基本上所有旅游公司宣称的巴罗Day tour,最后都会扔到他家来统一发团。由于巴罗本地没有大众运输工具,仅有的几辆出租车也很多地方去不了,在这种比较淡季的时候也未必能找到私人导游,最简单的游览方式就只能参加这个tour了展厅内绝大部分展品源于爱斯基摩人的日常生活,其中的大部分则直指同一个主题,那就是捕鲸(Whaling)。或许动物保护主义者会觉得捕鲸是件非常残忍的事情,但我想说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境况之下,在不同的方式方法影响之下,会呈现不同的结果。捕鲸放在巴罗,那就是重要的文化遗产,而放在日本,那就是为了贪婪而做出的反自然行为。展品几乎包括了捕鲸需要用到的所有工具,清明上河图的文化效应 推动市肆风俗画发展!以及详尽的图文资料,从中可以知道一些网上很难查到的细节。例如阿拉斯加的这些爱斯基摩村庄,都有专属于自己的捕鲸旗,这面旗帜的图案代代相传了几百年的现代捕鲸过程并不算惊心动魄,船长会先开船去深海海面上下饵,然后等有鲸鱼上钩了,捕鲸船就回去用捕鲸炮把装填着炸药的标枪射到鲸鱼体内,鲸鱼被从体内炸死之后被捕鲸船拖到岸边肢解。然而这个过程在爱斯基摩人手里没有捕鲸炮以及现代船只的时代,则堪称惊世大冒险,他们划着只能容纳几个人的皮划艇(Kayak)出海寻找鲸鱼,碰到鲸鱼上浮之后寻找机会用带倒刺的大标枪叉进鲸鱼体内,标枪后面拴着一大串用海豹皮海豹皮制作的充气球,用来不让鲸鱼下潜逃走。由于那时候很难用冷兵器直接杀死鲸鱼,因此需要让不断挣扎的鲸鱼慢慢精力耗尽,最后才用长标枪给予鲸鱼致命一击。这个过程说起来容易,但实际历史中在捕鲸过程中被鲸鱼掀翻皮艇,全船葬身北冰洋的情况经常发生,捕鲸几乎就是人类正常的生产生活过程中最危险的行为,但爱斯基摩人对此别无选择说了半天攸关生死存亡的严肃的事儿,展馆内更多的展品还是让人轻松愉悦的,例如很多制作精良的传统服饰以及手工艺品。爱斯基摩人的传统服饰为目前的时尚届提供了很多重要元素,例如被UGG发扬光大的雪靴,经典的皮草处理技术和风格,与印第安民族相互影响之下形成的土著纹样,在如今的潮牌卖场里都不难看见。甚至几天后,我在拉斯维加斯的Burberry还看到了无论样式还是花纹装饰都极为接近爱斯基摩风格的男款大衣。展馆里有几件现代的手工外套可以试穿,极地民族穿的衣服保暖性绝对有保障,只不过带着动物爪子的皮草毛领恐怕在国内穿就有些别扭了Mike在我们参观的过程里用低缓的语调给我们讲解,他说话的声音几乎就是越说就越小,就好像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样子。不过说到大厅角落里摆放的有关一位老者的诸多照片时,他眼里也出现了额外的振奋,那人是巴罗的第一任市长Eben Hopson,Mike说他是一个非常聪明能干的人,从联邦政府那里为巴罗的原住民争取了很多权益。Eben Hopson是巴罗本地最成功的政客,是贫瘠的Alaskas North Slope诞生的唯一的参议员,他奠定了现代巴罗人的生活模式,并且极大的影响了美国与加拿大爱斯基摩人的生存状况,甚至于捕鲸传统能够得到规范并延续至今也都是由他力争而来的文化中心的另一侧是一间宽敞的手工艺车间,车间里有几位样貌都极为“爱斯基摩人”(其实特别像蒙古人)的大叔正在忙碌。这车间其实更多意义上是一间体验式的纪念品商店,我觉得这几位工作人员也未必就真的是在这里量产桌子上明码标价的工艺品,他们主要做的是告诉游客这些手工艺品是怎么做出来的。例如其中一位正在打磨鲸须的大叔,面对相机就立刻能做出到位的表情来,他让我比较一下原始的和打磨过的鲸须,公司宣传片拍摄的确那就像是两种东西。没打磨过的鲸须粗糙无光泽,怎么看就像是干枯的棕榈叶,公司宣传片拍摄而打磨之后则会呈现出牛角那样的质感,工匠就直接在上面刻画内容。不过限于土产的物质资源几乎就只有石头、骨头、皮毛、海象牙以及鲸鱼身上的零件,当地工艺品几乎就是这些材质相互拼搭而成,按一般审美来看并不太好看(至少我不觉得很好看),而且几乎所有的纪念品都因为是纯手工而特别昂贵,随便一个看着不错的就是几百美金。虽然这些东西都货真价实,都是其他地方难以得到的动物制品,公司宣传片拍摄但估计其中的很多东西都够呛能带进中国海关,加上这价格也让大部分人都只能看看了。

公司宣传片拍摄-版权信息
公司宣传片拍摄-
影视视频制作 企业宣传片制作 公司宣传片拍摄 天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津icp备14005706号

友情链接: 天源文化 纪实跟拍 装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