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10-11 23:46
揭秘香港廉政公署40年来的办案手段
技术论坛
发表于 2018-10-11 23:46

  揭秘香港廉政公署40年来的办案手段香港廉署1974年成立以来,常被一般香港市民称作“雪糕佬”。有人说是雪糕的英文Icecream,影视视频制作与ICAC(香港廉署英文缩写)发音相近,在英语不普及年代成为市民对廉署的代号称谓。而另一传说版本,是从当年不少被带往廉署调查的人都说问话室冷气很冷,都快被冻成雪糕的感觉而来。对此,廉署前总调查主任查锡我笑着回应:“其实可能是有人做错事心寒,所以觉得问话室很冷。” 在廉署成立40周年之际,我们走进廉署总部大厦,喝一杯驰名中外的廉署咖啡,探访神秘的枪火库、人性化的会面室。这些“闪光点”,虽称不上廉署成功的“基石”,却足以折射廉署一直坚持的理念精髓。“大老虎”收贿账本在香港北角的维港海旁,在平日嬉闹繁华的香港街头,矗立着一幢以高透光度玻璃幕作为外墙的大厦。这幢楼高25层的建筑,是2007年才正式落成启用的香港廉政公署总部大厦。它是“透明”的,也是神秘的、强大的如今步入廉署大楼2楼的展览厅,一眼就能看到门口右侧摆放着一个大型屏风“报喜图”。这是前任廉政公署专员汤显明2007年在任时,由内地最高人民检察院赠送的巨型锦绣屏风梳理香港廉署多年反腐成果,可谓战功显赫。比如在1976年的油麻地果栏案中,逾260名在职或前任公务员涉嫌收受贿赂,廉署一度扣查87名涉嫌受贿警务人员,这是廉署成立以来同时间扣留人数最多的一次。最终,24名在职或前任警务人员及两名海关人员被控串谋妨碍司法公正,其中有18名执法人员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入狱1年零7个月至5年不等廉署调查的案件中,有几宗堪称“马拉松”式调查。如佳宁集团牵涉多宗刑事案件,案情复杂,廉署从1983年调查,至2000年所有司法程序完成,全案历时17年;该案保释金达5000万元港币及人事保释200万元港币,保持廉署最高保释金纪录;该案也是政府诉讼最庞大的案件,讼费竟达2 .1亿元港币。为了调查这宗涉嫌贪污及诈骗案,廉署成立了一个专责调查小组,最高峰时曾有48名调查员参与香港廉署成立后打的第一只“老虎”,其罪证还一直存放在执行处的档案室内,见证廉署数十年风云。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总警司葛柏的巨贪案轰动全港。在葛柏被通知接受调查的当日,调查人员在他家中和车上搜出三本私人账本。如今,我们仍可在账本内清晰看到葛柏当年受贿的细节。比如1971年在于谢斐道一赌档单日贿赂款项达1 .4万元港币,葛柏本人在每项贿款的旁边还有文字附注,如checked(查看过)、m oved to(已搬往)、closeddow n(关闭)等,可谓细致入微走进廉署总部大楼,诸多案件留下来的物证,是价值颇高的“教育读本”。40年来价格涨十倍香港廉政公署成立至今40年来,众多香港政界、商界、娱乐界名人都曾被带到过这里。每当一辆执法车呼啸而至,受调查人员被护卫下车之时,媒体的长枪短炮会纷纷对准他们,直到其消失在那幢神秘的楼宇内。但根据香港《防止贿赂条例》,除特殊情况以外,在未逮捕受调查人士前,廉署不能够随意披露受调查人士的身份及调查细节在廉署成立之初,香港公众对该署投诉制度还没有很强信心,结果七成投诉均为匿名。于是廉署提出“廉署保密,密密实实”的口号,并建立一整套保密措施。时至今日,匿名投诉的比例已降至约三成。而“密密实实”,也成为香港廉署的标签之一廉政公署到底有多神秘?40年来,根据廉政公署的资料记载,仅有7次开放可让登记过的公众和媒体进入大楼内参观部分设施,除此之外,这幢大楼犹如与世隔绝的另一片天地,只可远观,以致就连一杯廉署咖啡也早已声名在外,让外界充满了无尽的好奇和联想。在今年的香港廉署公众开放日上,几乎每位到场参观的公众,都会到员工食堂点上一杯咖啡一探究竟其实,喝廉署的咖啡,并不是让人兴奋的一件事,这是一杯让贪腐分子闻之色变的饮料。企业宣传片制作因为在廉署喝咖啡,意味着你要接受廉署的调查或协助调查。这种电影《金钱帝国》中描述的有猫尿味的廉署咖啡盛行于何时?为什么“喝咖啡”会变成接受廉署调查的代名词呢?原来,廉政公署刚成立时,直接从英国引进一批资深警务人员,由于文化关系,如何解决拍摄照片时遇到的问题史崔特先生的故事影评,他们在邀请证人或可能被检控人进行调查前,都会问调查对象会否想喝杯咖啡或茶。而一般人多会要咖啡以提神。而在廉署成立初期,香港警队腐败严重,众多涉嫌贪污被调查的都是警队人员。从廉署出来后,警察们都不愿对别人说自己被调查了,于是便向外声称,自己只是去廉署喝了杯咖啡。久而久之,“喝廉署咖啡”就变成了被廉署调查的代称廉署前总调查主任查锡我回忆说,上世纪70年代廉署茶房的咖啡仅为1.1元港币一杯,而调查主任多用部门发出的约700港元特别津贴,请被调查对象喝咖啡。但在40年后的今天,位于廉署大楼9楼职员餐厅里的一杯咖啡要9元港币,冰的则需要再贵2元,价格已是当年的十倍。且现在为咖啡埋单的也不再是廉署部门,通常情况下,是由调查员自掏腰包“请客”。廉署总调查主任沈家辉说,影视视频制作现在调查员与疑犯或证人会面时,除非对方要求,否则咖啡不会自动奉上。用生命全力以赴的信仰,嫌犯、律师、廉署分边坐 “你现在有权不回答,但你说的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喜欢看港片的读者,相信对这句话耳熟能详。香港廉署大楼里,有许多面积不大但设备齐全的会面室,许多法庭上的呈堂证供就来自这里在廉署大楼里,共有28间会面室,所有廉署调查人员与疑犯展开问询都必须在这里完成。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每间会面室的正中央都设有一张独特三角设计形状的桌子,嫌疑人、其律师代表及两位廉署职员,将按固定座位而坐。据了解,最早的时候这些桌子都是三角形的,后来由于桌角尖锐不方便出入,近年才换成了如今这般形状,这样恰好也方便安排嫌疑人以及其律师代表的座位。不是开玩笑 足以改变你摄影生涯的9件事,据介绍,这独特三角桌设计也使嫌疑人在会面过程中减少对峙感觉除此之外,在北角新的廉署总部大楼内的28个录像会面室均有隔音功能,同时,每间会面室内都有一块电子显示器,上面标有实时日期、时间及温度。沈家辉说,由于过去曾有疑犯声称由于会面室温度太低、又或审问日夜颠倒超过48小时(根据《廉政公署条例》,廉署可将被捕人士扣留最多48小时)使被调查者神志不清,遭受变相逼供,后来每间会面室里都设有这样的一个显示屏。而室温及时间均由中央统一控制,每间会面室都一样,以此保障被会见者的人权及确保整个录像会见过程的公平公正。存档、作证及给本人昔日电影中,廉署人员在盘问疑犯时,那些灯光昏暗、又阴又冷、被严刑拷问的场面如今早不在了。作为香港第一个使用录像会见的执法机构,廉政公署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在会面室里采用录像系统,一般会面都会录像。每个会见室的墙上都装有两个摄录镜头,一个只拍摄到被调查者和他的律师,另一个摄像头则用于摄录整个会面室内的情况,在摄像头对面的墙角还挂有一面凸面镜(俗称鱼眼镜),让会面室任何一个角落都一览无遗但如果被调查者不愿意接受录像,廉署也会尊重其意愿。“比如有些涉嫌人士不喜欢上镜,不喜欢在录像的情况下会面,他喜欢用书写的方式做记录,我们也会以其意愿为原则。”廉署工作人员介绍,如果对方不愿意被录像,廉政公署不可以强迫在每一次廉署人员和被接见者会面时,会面室内三个分别标有黄、红、绿三种颜色的录像机会同时启动,录制一式三份的D V D.廉政公署总调查主任沈家辉介绍称,绿色D V D将留廉署存档;被业内人士称之为“主带”的黄色D V D,则在被接见人士签名确认后,由廉署调查人员将之封存于扣留中心,日后用作呈堂证物;最后,被会面人士也将得到一份只拍摄自己(及律师)录像记录的红色D V D.

公司宣传片拍摄-版权信息
公司宣传片拍摄-
影视视频制作 企业宣传片制作 公司宣传片拍摄 天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津icp备14005706号

友情链接: 天源文化 纪实跟拍 装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