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10-30 11:49
千年鸟道变候鸟墓地
技术论坛
发表于 2018-10-30 11:49

  千年鸟道变候鸟墓地近期,纪录片《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在网上引起关注。这个12分钟的纪录片拍摄于湖南省罗霄山脉的大山深处。志愿者李锋和他的两名同伴先后8次,前后历时一个月,在大山里坚守,直击了候鸟迁徙道路上的杀戮:一座山头,有几百盏LED灯,后面隐藏着上百杆枪。鸟群飞过时,在LED强光下就成了一个个白色亮点;接着此起彼伏的枪声响起,很多鸟掉了下来。枪声之后就有人喊“打到了、打到了”,然后就是笑声。他们是有专业分工的,有人专门打灯,有人专门打枪,还有人拿着手电筒去找击落的鸟。这些鸟飞得过这个山头,也飞不过那个山头,不在这个山谷打下来,就会在那个山谷打下来。有人开着广东、江西等地牌照的豪车,带着美女和啤酒,提起鸟枪来体验打猎的“贵族”生活;有村民表示,徒步和骑行必备的干粮。有一天打下来的鸟足有一吨…… e哥听说,在雪峰山脉与罗霄山脉之间的“千年鸟道”,南徙候鸟正面临愈演愈烈的商业捕杀,长期关注候鸟保护的志愿者透露湘中某些村庄一年捕杀候鸟多达150吨。e哥和无数网友一样,面对极少数“鸟人”闹出的“鸟事”,“干我鸟事”的话已说不出口。这样充满血腥气的候鸟杀戮,我们从中能够看到什么?有被捕杀候鸟的声声哀鸣;有被践踏生命的斑斑血迹;有人性的贪婪、残忍和冷血;有生命信仰和对自然敬畏之心的缺失;有利益链条的暗流涌动、环环相扣可怜那些葬身半道的精灵,还没有来得及飞到温暖的南方,就何其不幸沦为满足某些人口腹之欲的“盘中餐”。 打鸟的人分三类:一种是土著村民。他们上山打鸟只是为了改善伙食,他们一般拿着手电筒,设备很差。第二种是职业团伙。他们会霸占一个山头,设备非常专业,打的鸟全部用来卖的,甚至形成一条龙产业链;其中有一部分甚至从北到南跟着迁徙的候鸟一路捕杀。还有一种是拿着猎枪过来寻乐子的。我们拍摄时经常见到挂着广东、江西等地牌照的豪车,他们带着美女和啤酒,影视视频制作提起鸟枪,撑个雨伞来体验打猎的“贵族”生活。他们完全把打鸟这种行为娱乐化了,我觉得非常可怕。政府监管也存在困难:候鸟迁徙经过的地方多是深山老林、地广人稀,很多位于几个县交界的“三不管”地带,而且鸟群经过时都在深夜。林业公安上山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打鸟人一见动静立马逃走,山区那么大,根本找不到人,更不用说抓到证据刑拘了。另外,去执法的工作人员也面临生命危险,打鸟人都带着枪,要是遇上枪击,很可能连打暗枪的人都找不到位于我国候鸟迁徙中部路线必经的一条“鸟道”上的湖南省新化、新邵、隆回三县近日签订“候鸟保护联防公约”,标志着三地建立起联合执法、联合建设、企业宣传片制作联合宣传的联防机制。据林业部门介绍,新化、新邵、隆回三县交会的“边界地点”位于湖南境内的“西线”通道上,长期以来,由于各自单兵作战,打击非法捕杀候鸟者出现“东边打往西边跑”的现象,非法捕杀活动屡禁不止。“建立首个联防组织就是为了形成合力,相信这个机制能进一步遏制非法捕杀候鸟的行为,也为候鸟通道位于边界的其他地区提供经验。”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处长周树怀对记者表示。据悉,中纪委作风建设专题片第二集披露付晓光!边界地区候鸟保护极易成为违法猎鸟者的“聚集地”,一直是林业部门工作的难点我国早已出台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各地也根据本地气候和时令设立了“爱鸟周”。对候鸟杀戮扩大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地方政府,即使因为种种原因在禁止捕杀上确实面临困难,却大可以从消费链末端的酒楼、食肆、公司宣传片拍摄农贸市场入手,加大查处力度,严控候鸟消费,扼住这一丑陋利益链条的“七寸”。聆听雁过留声的诗意,拒绝“雁过拔毛”的残忍。e哥欣喜地看到,保护候鸟,很多人已经在行动,湖南多所高校的志愿者已经启动“关爱自然,候鸟天使”志愿服务活动,跌倒滚爬不言败 常州下岗女工变芦荟大王,而公益人士也正振臂高呼,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桩“鸟事”能圆满解决。

公司宣传片拍摄-版权信息
公司宣传片拍摄-
影视视频制作 企业宣传片制作 公司宣传片拍摄 天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津icp备14005706号

友情链接: 天源文化 纪实跟拍 装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