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21-04-13 08:24
迈克尔·伍德:这不是为了金钱和商业目的,我只
技术论坛
发表于 2021-04-13 08:24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在放映了中国故事和杜甫这样的纪录片后,书信的粉丝都是中国人和英国人。杜甫的经历教会了我,无论他走到哪里,他都会遇到渴望知识和文化的人。

爱上纪录片*第二十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主持人:欢迎来到2020年上海电视节大师班。非常荣幸邀请著名历史学家、曼彻斯特大学公共历史系教授迈克尔·伍德。他的身份为中国观众所熟知,他是纪录片大师。作为一名作家、作家和主持人,许多纪录片在世界上有着巨大的影响。

主持人:我很幸运邀请你在第26届上海电视节上为我们的大师班做演讲,虽然这是我第一次通过网络面对面交流。这是我的荣幸。但是你的名字就像雷霆,我们对你的名字也非常熟悉。首先,我们开始谈论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在互联网上的点击率和得分都很高。

迈克尔·伍德:说来话长,观众中可能有电影人,我肯定也有同感。一个项目会在我们心中酝酿很久,杜甫也在我心中酝酿很久。我从上学开始就爱上了杜甫的诗,第一次读杜甫的诗大概是16岁左右。

主持人:在一个国家和一种文化中,很难把一位非常著名的诗人介绍给在其他国家对他一无所知的人。你是如何选择制作这部纪录片的?你讲了什么故事?如何选择切入点和视角?

迈克尔·伍德:我们在伦敦这个小的制作公司,专门制作历史和文化的纪录片,我们的特长是通过风景和活生生的文化,通过旅行进行传记片拍摄。我们希望不仅反映历史上的场景,还要在今日的世界中活动,两者交相辉映。杜甫的人生跌宕起伏,经历了安史之乱。他的人生就反映了唐朝的历史。他的个人和历史都反映在他的诗作中,所以我们觉得最好办法是跳上巴士,跟随他的脚步来复制一遍他的旅程。这样一来,对我们电影工作者来说就有了更多动态拍摄的可能。我作为纪录片的主持人也可以动起来,每到一地就和当地人民进行互动;摄影师也可以移动起来,他的镜头也不是静止的,我们觉得这是最好的讲述一个伟人人生的传记的方法。我们每一部纪录片都是一个旅程,甚至可以说它是一场冒险。旅程过程中还可以听到他的名作朗诵。杜甫一生共写了1400多首诗歌,到底选择哪些首,真的是很困难。

主持人:你刚才说拍摄这部纪录片的旅程非常令人兴奋。从制片人的角度来看,这是否意味着你的预算非常难以控制?

迈克尔·伍德:是的,这部纪录片是英国广播公司和中央电视台的真正合拍。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北京的一位同事,在成都电视节上宣传这部电影的创意,并获得当年的金熊猫创意奖。央视给了我们有限的预算,回到英国,我们要求BBC的预算,BBC也犹豫了,因为英国观众没有听说过诗人,预算都很有限,所以我们只能量入为出,我们的现场拍摄仍然有限。杜甫的旅程,我们还没有完全经历过。比方说,他南下成都的时候,会经过一些山,风景很陡峭,很美,比如马岐善,但是电影只有一个小时,所以不能上映,所以他没有去。总之,这还是一部简单的纪录片。

主持人:讲到纪录片的长度,电影的长度是59分钟。杜甫在59岁时去世是巧合吗?还是你故意这么做的?

迈克尔·伍德:这很有趣,但事实上,我们在拍摄时遵循了BBC的原则,我们必须按照他一小时的时间表完成这部电影,我们有59分钟的时间,所以这个节目有一定的时间来配合这个节目。

主持人:我很感动地谈论这件事。这不是为了电影,只是让你爱杜甫。作为你的粉丝,我诚恳地邀请你带着你90分钟的杜甫纪录片去参加明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

迈克尔·伍德:嗯,我想借此机会再补充几点。我想我们的纪录片,无论是关于一个伟大的诗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我们想要反映的不仅仅是他的个人生活。通过杜甫,我认为西方观众可以理解,中国的观众可以回忆起中国悠久的诗歌传统应该有4000多年的历史。诗经应该在商代就有了,所以诗歌是最古老的,这就延续了现在的艺术形式。当我们去成都现场拍摄的时候,我很感动,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中国人去杜甫草堂。喜欢阅读他的诗歌,思考他的诗歌和思想,以及他所体现的价值观。因此,我认为杜甫不仅是一位诗人,而且在他的诗歌中也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因此,这部纪录片不仅是关于诗人的,也是比诗人更深刻的反映。

主持人:你拍摄纪录片的方式非常独特。你喜欢现场拍摄。当你到达现场时,你想看到当地人。你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到它。这样,你的计划肯定会出现一些你不希望看到的事情,你的实际拍摄和你的计划之间有什么不同?

迈克尔·伍德: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制作关于文化和历史的纪录片。你可以展示观众的作品、艺术作品、绘画,或者采访一些著名的学者等等。我们更喜欢让观众在电影中遇到普通的中国人--他们自己就是活的文化。因为对我来说,历史是我们当前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它让电影看上去更有活力。

几年前,当我们在中国拍摄中国的故事时,我们遇到了很多普通人,讲故事的人,过路人和老人,他们都能讲述一些中国的传统神话,而英美观众非常喜欢他们--中国的普通人可以在纪录片中看到。因为他们认为普通人对电视节目的贡献使电视内容更加丰富和动态。在拍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人民非常喜欢和喜欢谈论中国的文化和历史。例如,在我们去杜甫草堂拍摄之前,我们已经预料到会有很多人热衷于杜甫的诗歌。虽然我们不知道我们会遇到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们相信会发生一些伟大的事情。尤其是在中国。所以我们在拍摄前做一些松散的计划,然后我们去野外拍摄,有时会发生魔法。

当我拍摄中国故事时,我有一个神奇的时刻:我们去了开封,走进了开封的旧巷。如果你读过中国故事,你就会知道开封建了这座城市,有一个传说:两个小男孩被放进了篮子里,他们是开封的创建者。当我们去开封胡同时,我们看到一位老人穿着背心在竹床上看书。我们问他,你是否听说过开封创世记祖先的两个孩子的故事。他立刻站起来,生动地告诉我们这个故事,这就是现场拍摄的魔力。

主持人:当你制作一部历史纪录片时,你感觉到了一对矛盾吗?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你必须能够对你拍摄的电影进行一次案头调查。你希望你所讲的所有历史事实都是严谨和准确的,而你正在拍摄的纪录片是在电视的大众媒体上播出的,所以你也必须有一定的娱乐。有时你讲的神话和传说在历史书中是看不见的,但观众非常喜欢。作为一名历史教授,你如何平衡这两个方面?

迈克尔·伍德:问得好,民间传说和童话确实很多,就像开封开国的故事,怎么平衡?我的方法是先讲一个故事,我作为主持人评论的时候解释说这是一个故事,说应该是宋朝最早的统治者,为了昭示自己的命运,激发了这些故事的传播。所以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你要做的就是给这些故事提供一个语境,提供一个互文的情境。主持人也是对的,我们确实要讲究娱乐性。前几年中国热播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娱乐性很强,看完就不能自拔。

主持人:当你开始拍摄纪录片的时候,我们正在看你事业的开端。为什么我们决定拍摄纪录片?第一部纪录片是什么制作的?

迈克尔·伍德:我的志向是当一名历史老师,所以我去了牛津,已经是历史学的博士生了,但我没有读完博士课程,因为我也喜欢新闻,所以我做了六年记者。英国有句话叫新闻报道往往是历史的初稿。这六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我跑的是政治线,历史线,所以我报道了英国很多重大的政治危机,历史危机等等。我拍的第一部纪录片是1893年拍摄的一部关于英国北部约克矿工罢工的纪录片。拍摄结束后,我觉得很有趣,因为我可以用电视这个媒介来讲述激动人心的故事。?一方面,我可以确保它具有新闻的正确性,另一方面,因为电视片可以接触到更多的观众。当然,我现在也在写学术论文,但读的人少多了。纪录片的媒介非常有趣,非常灵活,覆盖的观众非常广泛,可以给观众很多知识,也可以给他们很多启发,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沉浸在这个行业里。

迈克尔·伍德:我认为纪录片最大的目标是100年前BBC创始人创立BBC的时候。他说:如果你能制作一个同时给观众带来知识、教育和乐趣的节目,那就太好了。如果你能把这部电影拍得很漂亮,向观众展示他们以前没看过的东西也是很好的。我的第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是在1989年我们来到中国的时候,我拍摄了关于中国古代文化的电影。纪录片上映后,我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信,一位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妇女。她说我必须写这封信,因为在我看纪录片之前,我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所以,能够作为纪录片制片人做这件事真的很好。

电视是一种瞬间死亡的媒介,但制作一部好的纪录片可能会产生持久的效果。例如,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学生们仍在看你的纪录片,这是非常好的。

我补充说,这是我个人的目标:现在世界上有很多隔阂,如果我的纪录片能让我的观众对彼此有更多的理解和同情,那就太好了。

主持人:你的120部纪录片中有没有长期存在的挑战或困难,但最终你能克服它们吗?

迈克尔·伍德: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你指的是过去的困难还是你想在未来拍摄的电影的困难?

主持人:先谈过去,再谈未来。

迈克尔·伍德:很难,有一两个纪录片在后勤组织上非常困难,最难的一个应该是20多年前我们拍摄的一个《追踪亚历山大的足迹》,这也是一个传记纪录片,有点类似于杜甫的纪录片。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前4世纪的时候就率领大军入侵亚洲,当时中国的秦朝都还没有建立。我们就是沿着他的足迹从欧洲一直来到亚洲,经过中亚地区,最后来到印度和巴基斯坦。在这一次的拍摄过程中,我们在后勤组织方面、物流方面遇到很多困难,特别是在中亚国家,就是前苏联国家,在那里拍摄很困难。最困难的是在阿富汗,因为那时候塔利班还是反对党,和阿富汗喀布尔政府之间正在打仗,但是我们还是去了,那时候我们是步行的,设备是驼在驼畜上,是步行行走在阿富汗北部的兴都库,兴都斯坦山脉上,非常地难。以至于后来有评论家说我们这次旅行创造了纪录片新类型——旅行+冒险+历史的新类型。在那里拍摄的时候,我们往往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后来也有过几个片子也有遇到过一些类似的困难,就是后勤组织上的困难,有风险,但是我们还是愿意冒这些风险。

还有一点,我刚才向你们介绍的,是我作为一名西方电影制作人在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拍摄时遇到的困难。同样的情况也可能出现在中国电影人面前,你也可以进行一些史诗般的旅程,比如向西走到印度的路,你也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你也会感到非常自豪,因为你将反映这一活生生的历史。所以我说,这个制作现场历史纪录片的机会存在于许多不同的文化中。

主持人:打扰一下,你有没有说到玄藏,玄藏在你想拍的纪录片里吗?

迈克尔·伍德:不,我很想让一个中国队拍一部这样的纪录片。但我对玄藏的兴趣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的。30多年来,随着纪录片的制作速度,我认为玄藏已经经历了大部分西方之旅。

主持人:就是说,在拍纪录片的过程中,你也实现了童年的梦想,对吗?

迈克尔·伍德:是的,我有一个从十几岁就认识的朋友。他现在是中世纪历史教授。刚才我介绍说,我也想成为一名历史老师,然后我成为了一名制片人和主持人,我拍了一些电影,比如追随亚历山大的脚印等等。所以当他再次见到我时,他笑得要死。他说我们在十几岁的时候通过火讲述历史,我没想到你会成为历史故事的制片人。

主持人:你也是一个多专业的制片人、导演、编剧、主持人,是不是就在你和摄影师一起出去拍照的时候,后来就有了编辑可以,你的团队可以很有能力,对吧?

迈克尔·伍德:我不是制片人,因为制片人的工作是做一般的工作。我的意思是,我要走到阿富汗的山区,但是制片人要对此负责,当他听我的话时,他开始想:他要走到阿富汗北部。你怎么做到的?你们是如何组织物流的?预算呢?谁来编辑?你是怎么编辑的?他想过这一切。有时我做导演,但大多数时候,如果我有预算,我会邀请另一位董事。

这些年来,我的确训练了一个团队。多年来,丽贝卡和I·多布斯合作。她是我的许多纪录片的导演和制片人。我们的许多纪录片也会邀请同一名摄影师为我们拍照。例如,中国故事中有一集是彼得·哈维(Peter Harvey)拍摄的。1989年我第一次来中国拍摄纪录片时,他也是摄影师。

七八年来,我们一直在中国投篮,所以我们在中国也有一个很好的投篮队。当我们第一次来到中国,我们带来了英国队。因此,当我们来到中国,与我们的中国同行接触时,我们发现他们是如此优秀,我们将不必再带着我们的英国同事。例如,一个叫Mandy的制片人。李,另一个叫大卫的摄影师。唐(殷)--他是一位非常前卫的摄影师,在北京有自己的公司,才华横溢。这些中国队的队员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很容易相处。就像大卫。唐拍了我的杜甫纪录片,几年前还拍了一部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纪录片。

我想强调的是,制作纪录片是一个团队合作的过程,需要很多不同类型的人和你一起工作。制片人、导演、编剧到摄影师、声音工程师、美国编辑、音乐、流行歌曲、物流主管。制作纪录片的过程是一个团队合作的过程,它也带来了很多乐趣,因为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阶段下订单。

另外,关于这部电影的后期剪辑,我很幸运有一位非常好的编辑多年来帮助我们编辑。例如,杜甫请阿列克尼科尔帮助我们编辑这部纪录片。有时拍一张漂亮的照片,但从剪辑室出来后,有两个可能的结局,一个很无聊,另一个很有趣。当我们在中国拍摄时,我们经常拍摄一些旅游景点的纪念品商店。当我们看着相机,我们认为它是非常漂亮的。当我们回去看它时,我们发现我们不能。它太快,无法充分展示它。所以编辑很重要,节奏也很重要。编辑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节拍。

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当我11岁的时候,我看了一部历史电视连续剧。我很感兴趣。我写信给电视连续剧的制片人,问他们能否给我一个剧本。制片人给我回信说,我们通常不会向别人透露剧本,但是既然你是一个非常渴望学习的学生,那我们就给你一个剧本吧。但你必须记住,剧本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词。如果一部电影要有真正的情感影响,它必须把文字和声音效果、意图、图片和音乐结合起来。因此,我强调,编辑、节拍和音乐必须结合起来,才能对观众产生你想要的影响。

主持人:当你是主持人时,你在镜头前有目标观众吗?例如,第一个是英国人,第一个是欧洲或世界,还是第一个是中国人?

迈克尔·伍德: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在《中国故事》和《杜甫》等纪录片放映之后,写信给我们的影迷既有中国人也有英国人。杜甫的经历告诉我,无论我们走到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会遇到渴望知识和文化的人。所以我通常不会区分我的观众,除非有时我会故意倾斜。比如纪录片《中国故事》是一个很大的项目,花了三年时间,拍之前我们开了一个小组会,我跟我的同事说,我希望历史可以做,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拍摄中表现出同理心,我们对中国,对中国历史,对中国人的感情和温度你知道一些西方人和中国可能会有一定的距离感,特别是目前可能会有一定的冷漠感,但是我觉得对中国人的换位思考是非常重要的。我在中英两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爱中国人,我希望观众看过我的纪录片后也会有同样的想法,说:我爱我在纪录片中看到的活着的人,我希望我也能去那里。

主持人:跨文化交流,以纪录片的形式传播,让全世界的观众都很难。在杜甫的纪录片中,你请演员读了15首杜诗。杜甫的诗歌有很多版本被翻译成英文。你是如何选择它们的?如何使它适合你的纪录片?

迈克尔·伍德: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杜甫在西方直到20世纪上半叶才为人所知。然而,在过去的四、五十年里,杜诗也有很多英译本,当我们选择的时候,我们通常会选择我们喜欢的版本。因为这是部纪录片,也是一部传记。当我们请演员读杜诗的时候,我们一方面让他读,另一方面我们要让观众觉得他们在听杜甫自己讲自己的人生故事。举个例子,杜诗有一首歌叫庄游,这首歌是杜甫对他老时生活的回顾:七岁时写第一首诗,九岁时发生了什么事?14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这首诗。为了写散文,让演员对观众说:来吧,听我讲我的故事。所以我们一直在回避太诗意的诗歌。在电影结束之前,它可能并不是诗意的。

主持人:我刚才说的是那个看杜诗英文版本的演员。伊恩·麦克莱恩在中国有很多粉丝。你觉得选他大声朗读怎么样?是你选的还是BBC选的?

中央电视台当时很喜欢这个主意,但我们也考虑过,一部中国纪录片和一位西方著名演员是否会成功?概率有多高?成本预算会不会太高?但后来我们发现Ian McClane在舞台上做他自己的个人表演,回顾他的人生迈克尔·伍德:我们选择了。在成都国际电视节上,我们把纪录片提案交给央视的时候说,如果可以拍摄,我们会请一个在西方有广泛影响的演员来读杜甫的诗。我们发现,他对自己一生的回顾和杜甫在《庄游》等诗歌中对自己一生的回顾有很多相似之处,而且伊恩的表演很有戏剧性。于是我们问伊恩,他愿不愿意为我们朗读杜甫的诗。他说先把诗给我看,我们送过去,不到48小时他就答应了。所以我们在这个项目上冒了一个险,但是风险得到了回报。这再次证明,诗歌也有很多共同之处。当然,后来很多中国观众给我们写信说,杜甫就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应该把他种出来。

主持人:你未来的拍摄计划是什么?

迈克尔·伍德:现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仍然存在,英国仍然是国内与世隔绝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电影制作只能做剪裁,只能在家里拍一些小片段。我不知道将来该从哪部电影开始,但我有一些计划去拍摄中国故事和印度故事。或许下一个电影可以拍摄古希腊故事,简而言之,拍摄世界上所有伟大的古代文明。

谈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一些有趣的地方。我一直对鸦片战争很感兴趣。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特别是在中国历史上。我想拍一部反映中英两国观点的电影。鸦片战争可以追溯到1793年,当时英国派遣了一名特使到马卡尼去训斥乾隆皇帝,我想我们可以把他作为起点。英国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和中国的故宫博物院正计划举办一次关于这一历史时期的展览,如果能在中心拍摄,那将是很有趣的。

主持人:今天的大班将在网上播出,观众中会有很多年轻的学生,他们梦想成为电影制作人或纪录片工作者,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们必须做些什么呢?要注意哪些关键要素应该注意。

迈克尔·伍德:别忘了你生活中的激情,因为有了激情,年轻时的激情之火可以让你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充满激情。

纪录片制作有很多技术细节,无论你在未来的纪录片制作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它可能只是一个编剧或导演,但不要自满,了解纪录片制作过程中的其他过程和工作。纪录片应该记住,它是图片、文字、声音和剪辑的组合。你也需要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

最后,我想你一定希望我这么说,如果你想拍一部关于一个人、一个地方、一个历史时期的纪录片,如果你想拍一部像我这样的纪录片,而不是一部新闻调查纪录片,记得表现出同情和爱,把自己置于你拍摄的人的位置。否则,如果你制作这部纪录片,人们会认为他没有心,不值得去做。

大家都在看

注意爱上纪录片用纪录片看

公司宣传片拍摄-版权信息
公司宣传片拍摄-
纪录片宣传片拍摄 影视视频制作 企业宣传片制作 公司宣传片拍摄 天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站视频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津ICP备14005706号-1

友情链接: 公司企业宣传片 宣传片摄影 宣传片拍摄 宣传片制作 公司宣传片拍摄 宣传片制作公司 动画制作 拍摄360全景 活动策划公司 广告策划公司